冕葉 Leaf Crown 1984
English
German
French

蓮已是陳言,若果
我們不能找到自己的
種子,開出新的花。
指著這顫動的微紅的尖端,你說
這是芙蕖,你說這是菡萏
叫它許多好聽的名字
美麗而輝煌的名字
跟我沒有關係,美麗而輝煌
又有什麼意義呢?

相信長遠的等待可以聽見
花葉的呼息,我沉重而笨拙
受挫於泥濘。你輕忽飄過水面
搖落昨日的花瓣,便又是一張新潔的臉
在一個公開的世界,眾人的傳播之間。
我的枝葉也有人間的喧嘩,卻是
重濁、遲緩、糾纏於私人的惡夢和
黎明險狠的水流,根鬚夾雜
淤漬,總是說不分明的

不等我說完,你不耐煩地轉向
他人注視的目光,那些習慣認可的修辭
我想我的話到頭來終會落空,不能令你
放棄劃定的方圓,實在感覺冷暖
你若是站在堂皇的那一邊
自會以我的沒有裝飾為襤褸了。
我終於也沉默下來,只是仰望遠山
看一脈一脈的淡藍和灰綠
洶湧而來,撞破對稱的秩序


(一九八三年夏作、一九八四年改)



Part of the Lotus Leaves Series (Feuilles de lotus)

 

 

 

 

 

 

 

 

 

 



Copyright © AIEL 2008. All words and images are the property of Leung Ping Kwan and his associ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