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雙溝酒 1987
我帶着這瓶酒旅行
黃昏時打開疲乏的行囊
衣服和書本上泛出了芳香
在菊黄的燈下在夢的邊緣
沿一根衣帶走過寬敞的大湖
在白雲假山之間轉來轉去
跟飛鳥碰過滿懷
眼睛跟隨曲曲折折的園林
打開一個一個虛實的空間
我們在一條多塵的路上顛簸
想去探訪那個藝術家的故鄉
我們在地下洞穴裏摸索
相信即使不小心掉進水裏
也會從地球的那一頭爬出來
沒留神聽導遊唯一的解釋
寧願大家對鐘乳石有不同的想像
紫砂泥土彷彿天然的寶庫
人的雙手搓磨出種種珍奇
狷狂的茶壺斟出萬千巧思
望絲竹的聲音不要啞默
喝茶的人長聽段段婉轉的流水
小說家門外總有鮮活的小河
五湖四海的友人可以泛舟到來
採菊東籬之餘抬頭看見了
電視的高塔也真是沒辦法的事了
曾經在倒霉的日子對飲
殘羮也是安慰願杯中永遠香醇
舊相識廚師又再燒出美味
沒有人再懷疑扁豆和青苿
對蝦仁不再排斥對火腿寬容對螃蟹
公平對待大家不要再過反覆的日子
不僅是佳釀令初見面的人談到夜深
是對好東西的欣賞和期望
微醺的手打開更多的門
眼睛在明昧之間望向寬廣的天地
讓雙手創造出的東西繽紛多姿
不要單調的顏彩要聲音的盛宴


一九八七年八月



 

 

 

 

 

 

 

 

 

 



Copyright © AIEL 2008. All words and images are the property of Leung Ping Kwan and his associates. All Rights Reserved.